全球面臨金融危機,只要與惡魔交易就能用未來換取金錢,彻底淪爲資本的玩物!一口氣看完《金錢掌控C》

Anime News


用未來和惡魔做交易你會同意嗎 注意看這個鬍子拉碴的大叔 刷爆了幾十張銀行卡卻連一百塊都湊不齊 走投無路之下 他顫顫巍巍的掏出了一張黑卡 因為這是一張透支自己未來的銀行卡 當他將黑卡放進提款機時 一串代碼出現在屏幕上 隨後機器就讓他輸入密碼.

此時的男人早已滿頭大汗 等所有的操作完成之後 大叔的眼睛也變成了金黃色的 隨後大叔來到一個停車場 剛剛那張黑色的卡片也散發出一陣金光 緊接著 一輛酷炫的勞斯萊斯停在了他的面前 坐上車的大叔又刷了一次卡 突然司機一腳油門.

朝著前方開始全速前進 一陣刺眼的白光過後 男人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是一個和現實世界完全不同的金融街 身為新手的他 卻挑選了金融街裏面最強的人一郎 在這裏 手裏的黑卡可以召喚出 屬於自己的「資產」玩偶.

雖然大叔是一個新手 但他卻誤以為這只是個概率的遊戲 開始就發起了攻擊 搶佔了先機後 大叔立刻拋出了自己所有的資產 準備朝對方發出最後一擊 但是身為最強者的一郎僅用了一百五 就讓大叔見識到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 隨著大叔資產玩偶的消失.

大叔的未來也將徹底斷送在這裏 備受打擊的大叔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選擇在地鐵站結束自己悲催的一生 而與此同時 男孩公磨的賬戶裏莫名其妙的多出了50萬 雖然他早出晚歸 上學的同時還在便利店打著兩份工 但全部存款加起來也就只有8000 塊 所以平常的他.

不管同學舉辦什麼活動 他都會毫不猶豫的推脫掉 所以這突然多出的50 萬讓他有點動心 但這背後堵上的卻是他的整個未來 昨晚在他被一陣敲門聲吵醒後 一個酷似小丑的男人出現在門口 自稱是銀行員工的他 要跟男孩公磨探討資金的運用 公磨二話不說將他趕了出去.

只是男人在他關門的瞬間 瞬移到了公磨身後 再次誘惑公磨使用這張卡 可是被他不留情面地拒絕了 就這樣 小丑再次被拒之門外 但是這次公磨卻看見 了更加不可思議的一幕 這一刻.

他好像身處僊境 而小丑又出現在了他對面 說了一堆他根本聽不懂的話 但無論小丑說什麼做什麼 公磨依舊不慌不忙的寫著手裏的作業 為了能引起他的興趣 小丑讓他突然從高處墜落 讓他用自己未來作為擔保 來換取巨額的財富.

聽說要搭上自己的未來 包括壽命在內 公磨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但小五突然開始躺下 跟公磨一起幻想有錢之後的生活 他可以跟喜歡的女孩參加酒會 也不用在打兩份工 但當公磨再次驚醒以為這只是一場夢時 賬戶裏的餘額卻真的多出了50 萬.

在學校面對喜歡的女孩 公磨陷入了沉思 在同學向女孩說酒會總是湊不夠人時 公磨竟然第一次提出他要考慮參加 這讓同學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而他將賬戶裏的錢多出來一事 分享給身邊的同事時 同事都覺得區區50 萬 他沒必要再去上交.

給別人帶去不必要的麻煩 而且打兩份工的他明顯也很缺錢 所以都勸他可以將其據為己有 但在他錢取出來的一瞬間 小丑的目的達到了 說這50 萬隻是一個訂金 並且提起了公磨的父親 父親一直是公磨最敏感的地方 在他向小丑反擊時.

小丑將手裏的黑卡遞到了公磨面前 說這正是金融街的邀請函 一旦接受就會得到前往那裏的權利 而且他可以自由的在取款機中取錢 但是他必須要以未來做擔保 還不等他反應 他已經被迫坐上了前往金融街的汽車 就這樣 公磨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金融街中心.

在這裏有各種姿勢觀察自己資產走勢的人 來到這裏的人每周必須參加一場交易對戰 所以他又一次莫名其妙的 被安排到這周的這場對戰 但觀戰的所有人都不看好他這個新手 他那連蟲子都不敢殺死的樣子 引得無數人在他身上壓上了賭注 在小丑的指導下 公磨用手掃過手裏的黑卡.

然後一個女孩伴著火光出現在他的面前 而卡上的名字真朱正是女孩的名字 女孩就是專屬於公磨的「資產」 在他還沒搞清狀況的情況下 女孩一拳請他打起了精神 馬上都要開戰了 公磨還一直發呆 但對手胖子可不會跟他商量 率先發起攻擊.

在真朱抵擋攻擊的間隙 胖子朝公磨就衝了過來 幸好真朱眼疾手快 但她還是被刺中了身體 對手絲毫不留他們喘息的機會 連培訓都沒培訓的公磨 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真朱告訴他一旦戰鬥失敗 就意味著他賬戶的資金全部會消失.

也就意味著破產 這也是對手想要達到的目的 胖子召喚出自己的資產神獸 大手一揮 拿出30 萬就朝公磨發起攻擊 把公磨擋在身下的真朱被打的滿身的傷痕 此時的公磨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可公磨不知道的是 場外有無數雙眼睛町著他.

所以他覺得這一切和他沒有關係 當場就被真朱給了兩個大比兜 表示要是你被幹掉 一切就都結束了 沒想到對手在這時直接拿出了90 萬 為了保護公磨 真朱被壓在了大球下無法動彈 接下來對手的一刀更讓真朱再受重創 只是真朱非但沒有倒下.

反而言語挑釁對方 讓對方豪擲300 萬用來對付她 雖然公磨搞不清楚狀況 但這次他準備和真朱一起攜手 只是這短暫的默契並沒有給兩人帶來好運 對方300 萬的攻擊正正好壓住了真朱 在對方準備用500 萬拿下最後的勝利時 真朱提醒他趕緊投資刷卡.

隨著1000 萬持續投資的進入 這一刻 真朱全身散發出金色的光芒 在力量積蓄完成後 一股強大的力量將對手包圍 隨後一聲爆炸過後 連戰場都化為了灰燼 這讓所有觀戰的人都大吃一驚 就連公磨自己都十分震驚.

贏得比賽也就意味著賬戶盈利 但等真朱回到黑卡中後 公磨也昏睡了過去 而將著一切看在眼裏的男人 終於發現了繼他之後 第二個在一無所知的 情況下贏得交易對戰的人 而如今的他卻控制著 整個金融街的交易活動.

他很好奇公磨是否會成為像自己一樣的人 這次對戰之後 公磨的銀行卡裏就多了一隻小蘿莉 而且小蘿莉還非常的自律 每天4564 個仰臥起坐 9746 個蹲起 如此自律不為別的 就為了給公磨瘋狂賺錢 而公磨的銀行卡裏也多了一筆巨額獎金.

窮小子搖身一變成了千萬富翁 連午飯都換成了學校裏的豪華套餐 但他最多也就是敢花錢吃點好吃的 畢竟這些錢的來路 讓他至今都有點摸不著頭腦 而且他還發現雖然上次交易戰中 獲得的高達3000 多萬的收益 完全可以在現實世界中使用 只是從那個世界流通過來的錢卻是黑色的.

但普通人根本看不出來 問過卡裏的真朱才知道 金融街裏的錢流通到了現實世界 但因為不知道使用 那些黑色的錢會發生什麼 所以公磨在為顧客找零時 故意避開了那些黑色的錢 可是顧客對他故意 避開大錢的行為十分不滿.

在同事過來調解時還被男人一把推倒 眼看氣氛逐漸緊張 從門外走進來了一個男人 男人拿出一張整錢 準備打發走顧客 但男人卻開始不依不饒 卻被男人輕鬆用錢搞定 為了感謝男人幫忙解圍 公磨請男人喝了一杯咖啡.

男人開門見山直接問公磨 是不是不習慣黑色的錢 公磨這才對男人有所警覺 男人正是控制金融街各種活動的一郎 而且親眼目睹了公磨在金融街的那場戰役 他告訴公磨他所看到的黑色的錢 正是從金融街的銀行裏流通出來的 而且使用它也不會有什麼影響 一郎通過公磨的首場對戰.

就發現他是一個很有潛力的人 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他 但公磨的夢想只是想過平凡的生活 男人直接戳穿公磨是在逃避戰鬥 就像他的父親一樣害怕輸掉比賽 公磨的記憶裏很少有自己的父親 但經過這件事 他開始對父親的事情感到好奇 第二天公磨就來到了姑姑家.

在父親僅剩不多的遺物中 公磨找到了一個寫滿數字的筆記本 而且裏面還標記著金融街的標識 急切想要瞭解真相的公磨 主動來到了金融街 找到第一次帶他來到這裏的小丑 拿著筆記本質問他父親的事情 但小丑並不記得他所說的人 這時前一晚替公磨解圍的一郎出現.

他帶著公磨來到自稱 金融街情報屋的男人面前 男人顯然記得他的父親 但卻邪魅一笑 看向一郎 一郎也秒懂男人的意思 拿出自己的卡向男人支付了100 萬後 男人立馬告訴了公磨一切 他的父親是一個很厲害的企業家.

在這裏只專心交易 擁有很多錢 但卻因為一次失誤導致破產 而在這裏破產也就 意味著破產者的未來被用盡 所以事後他的父親在公園裏自殺了 因為沒有找到他父親隨身攜帶的身份證明 所以當地警察直接處理了屍體 對父親的死公磨倒沒有很傷心.

因為他根本沒怎麼見過他 還是從男人口中 公磨得知父親是一個很注重錢的人 公磨在這裏的第一場戰鬥也說明 他繼承了他父親的交易能力 但男人奉勸他不要落 個像他父親一樣的結局 所以等一郎再問公磨 還願不願意繼續參加下一場交易戰時.

公磨拒絕了 他不想像他的父親一樣沉迷在這裏 從而拋棄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但當一郎問公磨他父親賺錢的目的時 公磨遲疑了 一郎告訴他每個人賺錢都是有目的的 就比如他的父親是為了私利賺錢 原來金融危機最嚴重的時候 一郎的妹妹得了絕癥.

在他以為父親會用所有的錢為妹妹治病時 父親卻將錢全部投進了公司 最後他的公司是成長了 但妹妹也離開了 這讓他恨透了自己的父親 所以一郎在這裏賺錢後 第一件事就是買下了他父親的公司 他成功將父親手裏的所有東西奪走了 公磨認為一郎做的對.

像這種只關心錢 拋妻棄子的父親就不配成為父親 但一郎卻打斷了公磨 他問公磨有沒有可能 他父親這麼拚命賺錢就是為了家庭 這讓公磨突然想到了筆記本裏的一張照片 那是父親抱著剛出生的他 公磨好像突然意識到什麼 一郎告訴公磨.

他一直以來追求的平穩安定的生活 只不過是為了逃避奮鬥所找的借口 比起他的父親他並沒有多高尚 相反公磨除了為自己以外 找不到其他錢在他那裏的利用價值 但找到價值沒有錢也不行 所以一郎希望公磨可以利用好自己的天賦 繼續參加接下來的交易 距離下一次交易還有一段時間.

一郎希望他好好考慮考慮 說完一郎帶著他的資產玩偶錢離開了那裏 而公磨卻第一次陷入了沉思 錢好奇一郎竟然沒有 邀請公磨加入他的工會 一郎只是邪魅一笑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果然在下一場交易戰開始之前 公磨出現在了交易現場 只是這次他的對手卻是自己的班主任.

班主任的妻子已經懷上了第三胎 為了養活自己的家庭 班主任才賭上了自己的未來 來這裏參加交易對戰 所以對戰開始 班主任毫不留情的朝公磨發起攻擊 瞬間公磨被侵蝕 系統已經開始提示他馬上就要破產了 真朱提醒公磨賣掉屬於她的那部分股份.

在公磨賣出的瞬間 一郎以5000 萬的高價買入 瞬間公磨的資產大增 這也讓真朱有了足夠多的資產發起攻擊 而班主任也在此時被提醒破產 班主任惱羞成怒 質疑公磨這樣的操作有失公平 但小丑卻說這是純粹的商業行為 在這裏是被允許的.

原來每個人的資產玩偶本身價值10 株 最多可以賣掉9株換成錢 在公磨看來當時買下那9 株的一郎 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但站在一郎的角度 他選擇投資他並不是為了幫他 而是為了收取更高利益的回報 在他們雙贏的情況下 班主任就慘了.

因為來這裏的人都是堵上自己未來的人 但未來卻是一個很廣泛的東西 所以公磨並不知道班主任將要失去什麼 但是來到這裏的人 都是用自己的未來做抵押 一旦破產就要在現實 世界中付出相應的代價 所以公磨雖然贏得了比賽 但卻對班主任的未來感到擔憂.

下課後公磨找到了班主任 為讓班主任破產而感到抱歉 但班主任卻邀請公磨放學後陪他一下 就這樣公磨跟著班主任來到了他家 班主任告訴公磨 他參加金融街對戰的原因 他只是沒想到一心為了家庭的他 卻連自己的學生都贏不了 況且當班主任問公磨.

也參加對戰的原因時 公磨竟然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 這讓班主任更加輸的不甘心 所以「有目標的人會很強」這句話 果然是騙人的 他居然會輸給壓根 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公磨 班主任告訴公磨他之所以會贏 只是因為他的人脈關係中.

有一個特別厲害的大佬 一旦大佬不在 僅憑他自己他會輸的很慘 而一旦輸了 他的一切都將會結束 就在這時班主任的妻子走了進來 但原本懷孕的她肚子卻平坦無比 公磨還以為她已經生完第三個孩子了 但女人卻表現的十分震驚.

表示自己根本沒有懷孕 而且他們家沒有小孩子 雖然很想要 但一直沒有懷上 原來這就是班主任所失去的未來 因為破產 他的孩子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連妻子懷孕的事實也被抹去 只有他還保留著這些回憶.

雖然公磨一再的道歉 但班主任卻並沒有怪他的意思 一方面是他自己要參加那場對戰 另一方面這個世界也只有公磨 能和他討論一下他孩子的過往 所以班主任真心不 希望公磨在那裏輸到破產 但一旦進入金融街 他便沒有自主選擇退出的權利.

所以班主任建議他參加「白頭翁工會」 此工會正是由支持他的大佬一郎創建 他們一直宣揚要將金融街 對這個世界的影響降到最小 加入他們雖然不會贏的很大 但也不會輸的很慘 所以第二天公磨就找到了一郎 而一郎從一開始投資公磨 也是看中公磨的天賦.

和他的資產人偶真朱的實力 公磨問他這樣傷害別人他不會心痛嗎 一郎卻非常自信的告訴公磨 他有他的處理辦法 正好這時小丑前來邀請一郎 參加接下來的交易對戰 於是一郎便邀請公磨觀戰 此時現場已經聚集了大量前來觀戰的人 畢竟這是高手與高手之間的對決.

對戰開始前 一郎還不忘邀請對方加入他的工會 但對方卻絲毫不領情 對戰開始 兩人分別召喚出自己的資產玩偶 只是沒想到對手變幻出一個鏡子陣型 從鏡子的各個面發起攻擊 但一郎每次都能完美躲過 就在兩人資產不相上下時.

老頭賣掉了自己的大部分股票 瞬間迎來無數場外觀戰者買入 這樣一來老頭的資產瞬間高達369 億 而一郎僅有151 億 但一郎卻抓住時機 400 米的大刀正中對手心臟 但老頭卻邪魅一笑 因為老頭所發動的技能 具有很強的反磁作用.

果然一郎被擊穿身體 資產也在逐漸減少 眼看倒計時所剩無幾 老頭勢在必得之時 一郎召喚出了傳說中的睡美人 美人一旦不睡覺 起床氣足夠讓對手聞風喪膽 一郎800 米的大力按捺不住 朝著老頭就劈了過去.

而倒計時也在此時正好結束 比賽結束 一郎走向公磨 他在用實力告訴公磨他們的工會有多厲害 因為對方老頭擁有太多資產 如果讓他破產 那對現實世界的影響會非常大 而他是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他告訴公磨交易戰的樂趣並不在勝負上.

而是有足夠的實力能控制比賽 讓產生最大利益的同時 又不對現實世界產生影響 一郎的實力讓公磨決定再戰一場 因為他不想身邊的人再遭遇不幸 但僅憑他的一腔熱情不可能長久 因為這裏到處是人才 所以一郎不得不為他緊急培訓 教他準確完美的運用自己的力量.

很快公磨就迎來了對戰 而這次對戰公磨只想控制力量 以微弱的優勢贏得對手即可 對真朱千叮嚀萬囑附不要輕舉妄動 對戰開始 兩人配合的還算完美 公磨一直在盯著比賽時間和對手資產 到計時12 秒時 公磨叮囑真朱只要防守.

他就能憑借自己的力量取得勝利 倒計時還有5 秒 公磨馬上就要險勝時 真朱卻突然發起攻擊 於是公磨緊急叫停了準備攻擊的真朱 結果導致真朱分心被對手一拳打飛 就這樣 公磨第一次輸了比賽 在他以為自己輸的很少.

不會對現實產生影響時 負責兩個世界運輸的司機卻告訴他 因為微小的失敗而燒了全家的人也是有的 這讓公磨非常緊張 回家發現房子並沒有被燒 只是在他向唯一的家人姑姑打去電話時 姑姑卻真的住院了 而且第二天從來沒有一個人掛過課的科目 公磨卻掛科了.

這時公磨突然想到了自己喜歡的女孩 找到女孩 公磨卻發現女孩不光沒遭遇不幸 反而還有好消息 而這也說明女孩根本不在他的未來裏 這讓公磨有點傷感 雖然身價已經達到千萬 但唯有泡麵才能疏解心頭的鬱悶 那就是被公磨坑慘了的小蘿莉真朱.

真朱雖然是由公磨的資產形成的人偶 公磨不破產她就不會死 但她卻能感受到痛覺 公磨的做法讓她很不能理解 在她不斷的朝公磨抱怨時 公磨的泡麵泡好了 泡麵的出現成功轉移了真朱的注意力 可她還是很好奇公磨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公磨告訴真朱.

人都需要通過吃飯補充能量 而且泡麵還會讓人的心情變好 見狀真朱也想要嘗一嘗 可是飯到嘴邊公磨卻害羞了 只是說自己下次去會給她帶一包 而等公磨再來到金融街時 正好趕上兩大高手的交易對戰 白髮老頭是這裏數一數二的有錢人 只是在上次的比賽中.

以百分之一的差距輸給了男人一郎 在一郎那裏受挫後 他要在這場對戰中找回自信 只是他還是小瞧了對手 白髮老頭再次使出他的拿手絕招 但已經充分掌握他套路的對手 果斷指揮自己的資產人偶 拿出金鑰匙 一招瓦解了他的全部分身.

他的資產正在光速銳減 但他並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破釜沉舟拿出最後的底牌將對手刺穿 這次對戰雙方都損失慘重 這也意味著他們都要 在現實世界裏付出代價 果然白毛老頭所在的公司宣佈破產 只是因為他的資產太過龐大 公司倒閉引發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直接導致了一萬多人流落街頭 公磨還是通過自己的班主任瞭解到這一切 但因為班主任在對戰中輸給了公磨 所以他原本的三個孩子都消失不見 現在連他的妻子也已經離家出走 為了不讓自己的生活受到影響 不得不參戰的公磨 只能和真朱進一步研究作戰方案 真朱也第一次吃到了泡麵.

這讓金融街裏見多識廣 的情報專家也大受震驚 但他此次前來並不是為了看真朱吃泡麵 按規定公磨需要支付100萬的情報費 之後男人告訴公磨 才創立5 年的新公司收購了白髮老頭的公司 此公司的創始人正是一郎 公磨找到一郎確認了情報的準確性.

一郎此舉也是為了宣揚創建工會的初衷 他要利用自己的力量 控制現實世界與金融街兩方利益的平衡 公磨問一郎明明金融街就是邪惡的存在 為什麼還要這麼拚命維持它的存在 對此一郎表示一旦金融街破產 那整個世界經濟都將會崩壞 比起讓人們在乾淨的世界裏忍饑挨餓 一郎的選擇是骯髒的和平.

但工會裏的其他人 都不理解為什麼一郎這麼看好公磨 他的思維並不出類拔萃 而且對金錢也不敏感 甚至讓人無法相信他的大學專業是經濟學 一郎告訴他們財迷心竅 的人是無法運用金錢的 而公磨讓自己的資產人偶吃泡麵的事 也讓一郎感到好奇.

於是詢問他的資產錢要不要嘗試 卻遭到錢的拒絕 她最喜歡的還是紙幣 不久後 公磨正式登陸了白頭翁工會 在公會內其他人質疑公磨的戰鬥能力 是否能代表工會 一郎認為如果公磨連 這種程度都做不到的話.

就算破產毀滅對他們影響也不大 真朱趁其不備出擊 但資產玩偶並不會輕易被打倒 很快追上公磨不斷吸取他的資產 真朱趁機開啟大招 但還是要找到他的主人才能贏得比賽 隨著男人發出聲音 公磨他們終於鎖定了男人的位置 就這樣.

男人乖乖跪在地上 等待公磨行刑 但公磨決定只拿回他損失的那部分 就這樣 兩人第一次按照心願完成了比賽 作為報酬 真朱又一次吃到了心心唸唸的泡麵 但這時卻有一個帥氣的男人找到了公磨 男人是公磨下一場對戰的對手.

也是一個有名的慈善家 通過在金融街裏積累的財富救助了很多人 所以他被社會親切的稱為 「志願者王子」 雖然男人資產雄厚 但卻主動找到公磨要他放棄對戰 而且他會為公磨 支付放棄對戰所要支付的違約金 雖然違約金數額是公磨資產的一半.

但對於擁有98 億的他來說 這都不算什麼 公磨很好奇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可男人卻說 既然對現實世界的影響是無法避免的 那麼放棄才是最好的選擇 說完 男人遞給公磨一張名片就離開了 但在公磨回家的路上.

卻被一輛麵包車以他 舅媽出事為由騙上了車 上車女人一改緊張的神態 將車駕駛到一處荒無人煙的地方 在公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 男孩毫無防備的被眼前的女人撲倒 緊張到手裏的書包都快被撕爛了 滿臉通紅不敢反抗 但女人定晴一看.

男孩並沒有那麼帥 於是放棄強攻 因為在金融街輸了不光會賠錢 還會在現實世界裏抵押上參賽者的未來 所以已經有太多的人因此流落街頭 而女人的組織就是為了毀滅金融街 讓現實世界的人不在深陷其中 她希望有潛力的公磨能加入她們 但公磨已經加入了白頭翁工會.

工會的創始人告訴他 世界經濟的運轉已經離不開金融街 他們要做的就是維持 金融街與現實世界的平衡 以足夠強大的力量控制比賽的結果 不想讓太多人深陷不幸的公磨 已經慢慢接受了這套設定 所以此刻的公磨已經不知道該相信誰 現在有三種選擇擺在公磨面前.

讓他無法抉擇 猶豫不決的公磨正好被約會中的一郎發現 一郎知道他的對手請他放棄對戰 因為他給每一個 跟他對戰的人都提出過這種請求 包括他 只是男人的資產根本 不夠支付一郎的違約金 男人勸公磨的說辭也.

和當時跟一郎說的一樣 這就是他的眼界了 這不是強者的理論 是那些逃避的人的歪理 一郎讓公磨自己做決定要不要參戰 因為他只要還存在於金融街 就不可能一直逃避下去 對戰當天公磨帶著真朱出現在了對戰現場 既然決定對戰.

男人便決定奉陪到底 只是兩人的資產懸殊本身就很大 所以對戰開始 在男人召喚出自己的資產玩偶後 公磨和真朱連一個回合都抵擋不住 很快他們就支撐不住了 但對手並沒有手下留情 即使真朱拚命抵抗 但還是被擊倒.

痛徹心扉的叫喊聲令公磨愧疚 但對手還在不斷攻擊 真朱一直擋在公磨的面前 這次真朱連站都站不起來 連胳膊都被砍斷 公磨抱著奄奄一息的真朱泣不成聲 雖然公磨不破產 真朱還是能恢復如初 但是痛覺會一直伴隨著她.

公磨對此十分痛苦 可真朱卻說出了他的心聲 因為他從始至終就是不想贏的 直到此刻 一直心慈手軟的公磨終於明白 儘管他不想贏 但他也不想輸 他害怕的是失去身邊的人 真朱為公磨的改變感到欣慰.

和公磨握緊手拼勁全力發出攻擊 幾天後 男人開始搬家 這也說明那場對戰公磨贏了 但輸了比賽的男人卻滿臉的輕鬆 跟公磨單獨來到操場 男人很欣慰公磨能全力以赴 畢竟他也是拼盡全力的 所以公磨不必為此感到抱歉.

遞上為真朱準備的小禮物 男人便離開了 這讓公磨越來越迷茫 他找到一直看好他的一郎 一郎回憶起他今天能 站在金融街頂端的原因 大學沒畢業前他還是一個愛好音樂 一頭黃毛的非主流青年 但有一天父親很嚴肅的找他談話.

拿著一張錢問他那是什麼 他回答是錢後 父親依舊不依不饒 父親告訴他以後要注意措辭 身處商場很多小細節都會被人抓住弱點 然後才告訴他手裏的錢單看確實是錢 但是當這些東西足夠多時 那就是力量 是有可能左右世界的力量.

從那之後一郎染回頭髮 放棄音樂 開始一心跟著父親從秘書做起 他也發現父親的工作就是「織網」 用金錢從明暗兩面建立牢固的網絡 他也對父親的做法從未產生質疑 直到一件事的發生徹底讓他與父親決裂 常年臥病在床的妹妹突然病情惡化 國內的醫療水平已經.

無法再維持妹妹的生命 於是一郎毫不猶豫的 為妹妹聯繫國外的醫院 但同一時間父親的公司卻陷入經濟危機 在他盡力幫父親處理公司事物時 卻被父親告知他擅自 取消了妹妹轉院的計劃 一郎對此十分震驚 難道妹妹還沒有公司重要嗎.

父親卻覺得因為治癒希望不大 所以不想自費努力 因為相比於家人他有更需要去保護的東西 就這樣 一郎與父親徹底決裂 一郎決定不再依賴父親 自己籌錢為妹妹治病 但他剛出門 就被父親的保鏢攔住.

強行將他關進了小黑屋 在父親眼中一郎出去籌錢 就是在損害公司信用 所以他被一直軟禁著 直到有一天保鏢主動提出帶他去醫院 一郎立馬意識到可能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果然等他趕到醫院後 妹妹整個人都已經完全依賴儀器 妹妹還以為是她自己的身體狀況.

不得不取消轉院的計劃 但此刻的她也已經不在乎原因 因為她自己也不願離開家鄉 對她來說剩下的日子就是 過了今天不知道有沒有明天 所以她是不想離開哥哥的 當晚 妹妹就失去了意識 直到今天都沒有醒過來.

而從那之後一郎又回到了父親的公司 只是這次的他只專心工作 和父親也僅僅只有商業往來 就在這時 金融街裏的小丑找到了他 他在一次次磨練中 和自己的資產玩偶一起 逐漸積累起了自己的財富 只是一郎清楚的知道.

這個世界就是玩弄人類的一種存在 所以他並沒有沉迷於此 而是利用自己方法去玩轉這個世界 既然不管是輸是贏都是被他玩弄的話 那他就要按自己的方法來貫徹 隨著相處時間的越來越長 本來沒有人類感情也不需要吃飯的真朱 受公磨的影響竟然愛上了吃泡麵 公磨為真朱提供泡麵的同時.

真朱也在每次資產交易對戰中 拼盡全力為公磨賺錢 在兩人慢慢相處的過程中 真朱漸漸的擁有了人類感情 看到電視裏接吻的畫面也忍不住好奇 得知親吻就是相互喜歡的兩人雙唇緊貼後 真朱靈機一動就想要嘗試一下 但公磨卻告訴她 只能和喜歡的人才可以做.

可儘管是這樣 真朱還是非常好奇那是種什麼感覺 這可把母胎單身的公磨給難住了 畢竟他也沒嘗試過 看在公磨這麼可憐的份上 真朱決定等她喜歡公磨達到30 倍後 就帶公磨體驗一下 在兩人都對未來充滿期待時 卻發現所處的世界正在一點一點改變.

車水馬龍的街道如今卻變的冷冷清清 虛擬世界的金融街正在影響著這個世界 越來越多的人抵押上自己的未來 投身到了金融街的資產交易戰中 導致源源不斷輸了比賽的人憑空消失 公磨的班主任就是其中一位 現在絕望的班主任要跳樓自殺 正好被公磨看見 公磨慌忙的趕到天台.

被班主任告知他在嘗試奪回自己的孩子 但他能想到的辦法只有一命抵一命 因為他不管嘗試用錢 還是將自己的學術研究成果抵押給金融街 生活都沒有什麼改變 說完班主任就跳了下去 幸好公磨眼疾手快 攔住了班主任 公磨問他跳下去就能換回他的孩子嗎.

班主任卻說那是在騙他 也是在騙自己 他只是想讓自己得到解脫 直到現在班主任才明白 金融街裏抵押的未來到底是什麼東西 自從他輸了比賽回到家發現孩子不見後 妻子也離家出走 剛開始他還想努力賺錢 將失去的東西贖回來.

卻發現他不管幹什麼都提不起來勁 幹什麼也靜不下來心 這時的他才意識到這才是「未來」 一旦失去就再也彌補不回來 看著完全失去生活信心的班主任 公磨提出會幫班主任找到贖回未來的辦法 很快公磨就來到了金融街 公磨告訴卡裏的真朱 接下來的他可能會用到大量的錢.

這將會導致在接下來的交易對戰中 沒有太多的錢支撐真朱對戰 也就意味著真朱需要利用自身戰力做抵抗 但真朱不管公做什麼決定 都無條件的支持他 只是她沒想到公磨上來就向對方提出 要以當時班主任所輸資產的幾十倍 或者幾百倍作為補償 但小丑卻告訴公磨.

金融街的系統裏從未有這樣的設定 說完便消失在公磨面前 無奈公磨只能找到 這裏精通各路情報的男人 按規矩支付100 萬後 男人告訴他只有一個人嘗試著這麼做 但並沒有成功 此人還正好就是他的班主任 一無所獲準備再找班主任商量的公磨.

卻在此時得知班主任去世了 死於一場交通事故 不知所措的公磨呆坐在公園裏 被在公園裏玩耍的母子倆吸引了注意 但在他幫小孩撿完錢 準備遞給他的那一瞬間 小孩從他眼前消失 但他的媽媽愣了一下後 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轉頭離開.

此刻的公磨徹底迷茫了 而就在整個社會都陷入一片死寂時 更糟糕的事情發生 鄰國的金融街破產了 瞬間整個金融街開始格式化 平行時空裏的現實世界也開始格式化 人們伴隨著世界一起逐漸消失 所有人的資產爆炸崩潰 很快這個國家也從地圖上消失.

但一個國家的消失產生的影響 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 所有高樓大廈直接憑空矮了一半 這讓本身經濟瀕臨崩潰的他們 更是雪上加霜 一直在憑一己之力控制 金融街交易活動的一郎 為了減少這次連鎖反應帶來的影響 找到金融街的小丑.

直接打開了這裏立著的數字銀行 隨著一陣電閃雷鳴的操作後 一郎直接來到了這裏的核心部位 也就是金融街的印鈔機 在他向前便出手後 一個金色的球出現在他手中 按小丑的指示貼近額頭後 一郎看到了這個世界正在消失的未來 隨著一郎打開了印鈔機.

所有的資產人偶都感受到了鑽心的痛 因為一郎以自己的未來20 年做抵押 在這裏貸了巨額的錢 然後買進了整個國家的負債 就這樣 明顯一直下跌的指數開始呈現上升趨勢 雖然這次事件的 連鎖反應產生的影響控制住了 但一郎抵押的未來.

將會在一天之後清算完成 因為他為了救國已經破產 破產就要付出代價 很快公磨發現公園裏熱鬧玩耍的小孩子 轉眼全變成了年邁的流浪漢 等公磨慌忙趕到店裏後 發現已經60 歲的同事 正在一點一點消失 前一秒還跟他說著話.

下一秒直接消失不見 原來一郎雖然抵押的是自己的未來20年 但因為他將換來的錢全部用來救國 整個社會就成了他的未來 但一郎用未來守護現實的做法 讓公磨非常不能理解 因為真朱代表著他的未來 一旦沒有未來真朱也會消失不見 所以公磨決定要跟真朱一起奪回未來.

真朱好奇這樣做會怎樣 公磨猜測之後真朱很可能 會成為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她還是感覺現在這樣就挺好的 真朱猶豫半天才說出自己的想法 她想要和公磨接吻 現在的她對公磨已經有30 倍的喜歡 所以滿足了接吻的條件 而另一邊.

一郎的這個操作也引起 了金牙男一行人的不滿 因為觀念分歧 本來已經加入一郎工會的公磨 現在選擇加入了金牙男的陣營 在他們一起研究如何贖回未來時 因為米國對市場的干預 一郎竟然又一次啟動了金融街的印鈔機 所以他們務必馬上展開行動.

阻止一郎再一次透支未來 結合上一次一郎貸錢的過程 發現從錢被他取出到未來消失 中間還有一段緩衝時間 他們必須在這期間讓一郎破產 拿到他手裏唯一能進入金融街銀行的黑卡 接近印鈔機讓局勢逆轉 但因為一郎是金融街最有錢的男人 所以無論是女人還是公磨.

跟一郎正面對戰 幾乎沒有贏他的可能 所以他們唯一想到的辦法 就是讓他手裏的錢如同廢紙一樣 但他們又沒有足夠多的錢用來揮霍 所以女人早就買通了一郎手下的西裝男 西裝男配合幾人 將一郎手裏可以買下一個小國的錢 轉給了金牙男.

但因為一郎早就注意到西裝男的背叛 所以提前對他有所防備 但他們也有備用方案 隨著一聲令下 天空直接下起了鈔票雨 人們越開心金牙男就越瘋狂 鈔票雨直接持續了三天三夜 但這個操作直接讓日元賠值了幾十萬倍 連銀行都被逼無奈關起了門.

金牙男就這樣肆意揮霍著一郎的錢 與此同時 公磨和女人也向一郎發起了挑戰 因為金融街除了支付自己資產的一半 才有資格拒絕對戰 除此之外沒有理由破壞規則 所以他不得不參加對戰 就這樣 女人和一郎正式展開對戰.

與此同時公磨也來到了對戰現場 只不過他的對手是一郎的手下 但這時 公磨發現卡裏的真朱狀態不對 通過詢問小丑 才得知在金融街印鈔機打開的時候 所有的資產人偶都會受到影響 畢竟他們就是主人未來的實體化 通過吸取未來來換取現金.

所以有影響也是理所當然 但即使這樣真朱還是想堅持參戰 可是公磨怎麼可能會讓她帶傷出戰呢 公磨知道他只要堅持到女人從一郎那裏 拿到黑卡就可以 所以他堅持獨自出戰 可這注定是一個十分艱難的過程 果然 對戰剛一開始.

公磨瞬間被打的滿地掉錢 可即使這樣公磨還是心疼真朱 獨自被對方吊打 在對手準備給公磨最後一擊時 公磨趁此機會 一招秒殺了對方 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真朱心疼的抱著公磨 說什麼為了未來.

可是她根本不想看公磨 為了這些東西受這麼重的傷 此時公磨也終於直視自己的內心 因為他的未來就是真朱 在兩人深情告白的過程中 對手已經重鎮旗鼓 又一次向公磨發起了攻擊 這一次真朱擅自現身幫公磨擋住了攻擊 這一次真朱拼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價.

男人到死都沒想到真 朱的潛力竟然如此之大 瞬間他就被打破產 而第一次激發這麼大力量的真朱 也跌倒在了公磨懷裏 這讓公磨更加堅定了要拿回未來的決心 但相比於公磨 女人可沒有那麼幸運 雖然她通過技能將.

一郎身旁的玩偶佔為己有 但一郎卻召喚出了一個更厲害的 錢一張口 面前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 將被女人佔為己有的玩偶吞噬乾淨 而這次女人再也沒有可能翻盤 因為一郎的實力遠遠超乎她們的想像 但即使這樣女人也不會輕易讓一郎好過 結束戰鬥趕來的公磨.

聽見了女人最後的請求 她要將吉魯修全權托付給公磨 隨後 女人將吉魯修身上的股份全部拋出後 她請求公磨能買下它 最後公磨直接找到了一郎 公磨告訴一郎 他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人消失在自己眼前 除此之外.

肯定還有很多無辜的人憑空消失 而這一切都是一郎造成的 到現在公磨都不能理解一郎 用未來守護現在的做法 因為啟動印鈔機 所有的資產玩偶都跟著痛苦著 而這時一郎才收到日元貶值的消息 但他還不打算放棄 再打開一次印鈔機.

公磨大喊著想要阻止一郎 只是想要阻止一郎光靠大喊大叫可不夠 公磨在一郎面前猶如 小雞仔一樣任憑一郎擺佈 但就在此時一旁的小丑提醒公磨 他手裏的卡也變成了黑卡 這樣一來 公磨也擁有了接近印鈔機的機會 而這也意味著他能.

靠近印鈔機進行反向操作 一郎憤怒的質問小丑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時 小丑表示 主角光環他能怎麼辦 上面的人就是這麼交代他的 而公磨也抓緊時間 命令小丑反向操作印鈔機 但一郎可不會輕易放他離開 兩人之間的大戰一觸即發.

對戰開始 兩人都召喚出自己的資產人偶 公磨直接狂擲5千萬發起攻擊 而真朱為了公磨也是拼勁全力 但一郎才不會心慈手軟 拿出自己400 米的大刀一頓亂砍 太在意公磨的真朱一個不小心 被一郎的資產抓個正著 抓住機會拚命放射電擊波.

真朱縮小身體後才逃出了對手的魔爪 雖然一郎一直都很看好公磨的潛力 但最終還是因為兩人的觀念分歧 不得不拔刀相向 看著一郎使出殺手鑭 真朱也不甘示弱 現在她只能用 Macro 了 但沒想到真朱剛使出全力 錢的一招直接讓兩人全都無法動彈.

一郎還想趁此機會說服公磨 在兩人戰鬥的過程中 現實世界裏從金融街裏流通過來的錢 正在恢復它原本的樣子 而且公磨和一郎手裏的刀也散落一地 金融街市場正式關閉 金融街裏的錢全部消失 而且由於鄰國金融街破產 產生的連鎖反應.

已經馬上抵達日本 公磨赤手空拳的打了一郎一拳 在這個過程中 郎看到了錢變成了妹妹 以及妹妹已經消失的未來 直到此時 一郎才意識到妹妹 才是自己未來最重要的人 而妹妹無法甦醒的原因之一.

也是因為一郎將自己的未來抵押給了錢 意識到這些的一郎主動認輸 終於承認了自己的失敗 而與此同時 日本平安度過了C白的連鎖影響 曾被一郎打敗破產消失的女人 也重回現實世界 意識到公磨已經成功擊敗一郎的女人 開心地在大街上笑著.

就在這時公磨決定反轉印鈔機 贖回被抵押的未來 對此早已無能為力的一郎 只能忍痛和錢做了最後的告別 而真朱也意識自己馬上就要和公磨分別 於是她勇敢地向前走去 實現了自己一直以來的願望 這一次 公磨沒有推開真朱.

反而將她緊緊地抱在懷中 兩人互相傾訴著自己的情誼 以及對即將到來的分別地不捨 可是再捨不得 兩人也不得不分開 在公磨選擇迎接自己守護的未來時 一郎則選擇了留在當下 他要永遠地陪伴著妹妹 等到公磨再次醒過來.

就看到曾經蕭條的國家 再次恢復了生機勃勃的場面 這一刻 他的所有努力都得到了應得的回報 好了 今天的視頻就到此結束了 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關注 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Sharing is caring!

Leave a Reply